IMG_4586

報載,「光復元朗」反水貨客示威中,聲稱被警察非禮的女被告吳麗英,遭男警從後推跌至鼻骨骨折,滿面披血,最後被控以胸襲警,昨判囚3個月15日。暫委裁判官陳碧橋判刑時指女被告襲警程度雖輕微,但她同時大叫被警察非禮,引發其他人跟着叫及擲雜物,令罪行變得嚴重。陳官判刑後更於庭上透露,因本案及另一案而遭受威嚇,擔心人身安全,但強調不會因此加刑或減刑。

奇怪嗎?

官說:「她同時大叫被警察非禮,引發其他人跟着叫及擲雜物,令罪行變得嚴重。」

好了,如果一個人被非禮,大聲呼救正常嗎?

官不認同。官的邏輯是

1)官先定性這是「胸襲」。所以非禮就馬上「不存在」。

2)因為非禮「不存在」,所以吴麗英大叫「被警察非禮」就被推論和演繹為「引發其他人跟着叫及擲雜物,令罪行變得嚴重。」

3)因為(1)和(2),所以收監3個月15日。

明白未?

這不是胸襲的問題。

這種立論和推論的方法讓炯叔叔想起689。

Like_Us_Facebook

Other Links

絕密十大胸器大公開!(阿Sir必讀)

時事炯評之「傷膝」

時事炯評之「朱經緯。監警會」

時事炯評之「血鉛。驗水」

時事炯評之「拉匀嚟計」

時事炯評之「優衣庫。試身室。廣告」

時事炯評之「暴力救市。Deep V。血」

時事炯評之「中國建築」

時事炯評之「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