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ttin on the Ritz_2

Uncle Chung Logo

聰叔叔:  聰叔叔與炯叔叔温叔叔識於微時,一起吃喝玩樂多年。中學後分道揚鑣勇闖美國加拿大英國,廿年後再聚首一堂。喜歡懷舊,但也樂於接受新事物;喜歡80年代音樂,但也不抗拒新時代音樂,因為不想變成一件老餅。

歌曲”Puttin’ on the Ritz”的其中一段是這樣的 :

If you’re blue
and you don’t know
where to go to,
why don’t you go
where fashion sits?
Puttin’ on the Ritz.

“Puttin’ on the Ritz”的意思是’dressing up stylishly or fashionably’,中文的意思是「穿著打扮時尚得體」。這裏的”Ritz”並不是指餅乾,而是指由瑞士籍酒店老闆César Ritz (1850–1918) 擁有的Ritz Hotel。Ritz Hotel是一所高級酒店,當年在那處出入的都是穿著華麗時尚的绅士名流、達官貴人、娛圈明星。所以後來人們便用”Put on the Ritz”來形容人「穿著得隆重一點」、「著靚啲」。

“Puttin’ on the Ritz”的作曲人是Irving Berlin,在1929年首次發表。在1930年因為被音樂電影《Puttin’ on the Ritz》用上而開始受人注意。而之後Fred Astaire在電影《Blue Skies》(1946)裏的精彩表演令此曲真正廣為人所喜愛。這個1946年版本的歌詞亦為了反映不同年代的實况而作出修改。所描述的是一羣有錢人穿著名貴衣服走進貧民區大搖大擺招搖過市炫耀一番。其實意思是想取笑這羣幼稚兼自卑心極重的暴發戶。以今天的語言來說,就是一班”土豪”四處show off自己的財富。他們的做人哲學就是”Spending every dime, for a wonderful time”。

1983年荷蘭歌手Taco的”Puttin’ on the Ritz”翻唱版是一首全球多國勁hit作品,在美國、加拿大、新西蘭、瑞典、奧地利、挪威等等的流行榜都能打進五強。此曲亦是他的唯一hit song,收錄在他的全翻唱大碟”After Eight”內。

可能”Taco”亦是一種墨西哥食品的名字,所以很多人以為歌手Taco是一個藝名,其實並不是。Taco原名Taco Ockerse,父母是荷蘭人,在印尼出生,德國長大,是一名在德國發展的歌手兼演員。

Taco的版本加入了一些對前輩致敬的元素,例如歌曲尾段加進了作曲人Irving Berlin的作品”White Christmas”、”Alexander’s Ragtime Band” 和 “There’s No Business Like Show Business” 等等的片段。在MV裏Taco也表演了一段Tap Dance來向Fred Astaire致敬。當年這首歌的MV在電視的播放次數非常多,對這張single的銷量有着正面的幫助。這個MV當年發生了一段小插曲,話說MV裏面有着很多古怪面孔,例如有些化妝成白臉紅唇(包括Taco自己),有些則把自己的臉塗黑扮黑人。就是因為這些「黑面」,當年很多黑人感到被冒犯,覺得帶有種族歧視成份。為了這個問題,之後MV中那些有「黑面」的畫面全被刪掉。所以這個MV先後出現了兩個版本,一個未經刪剪版和一個「河蟹」版。以下這個是原裝未經刪剪版:

誠意推介兩個Puttin’ on the Ritz的最新版本,兩個都是既好聽又好睇,因它們都有一個出色的MV。著名小號樂手兼音樂創作人Herb Alpert在2013年製作了一個他拿手的pop jazz版,收錄在專輯”Steppin’ Out”內。此MV的特色除了精彩的歌舞表演,還有Herb Alpert一人分飾幾角的客串演出,加上以一鏡到尾的拍攝手法,值得一睇再睇。

另一個版本是在2014年推出,由美國二人組合Pomplamoose泡制,一個很好玩的版本。MV也是相當好玩有趣,講述女主音Nataly Dawn在廚房中暈倒後所發的一個奇怪的夢,帶點黑色,頗有Tim Burton feel。

Like_Us_Facebook

Other Links

I Will Always Love You(下)

I Will Always Love You(上)

You Are the Sunshine of My Life

我最喜愛的八十年代英文合唱歌

“The Safety Dance” – 舞吧 • 舞吧 • 舞吧

“In a Big Country” – 來自蘇格蘭的風笛聲

關於《True》的二三事

沒有Sukiyaki的《Sukiyaki》

誰是Rio?

Everything Counts – 三十年前的”賺到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