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21

photo-13

溫叔叔: 温叔叔和烱叔叔是n年老朋友,近日見烱叔叔在網上以筆會友,於是便想湊湊熱閙,希望可以藉此一發從事金融業m年來的鬱悶。

午膳時間,陪同事到了XY銀行去開立證券戶口。在銀行裏,同事填了好幾份表格,聽了一段講解證券風險和戶口運作的錄音,足足花上了半小時有多才辦妥開戶的程序。

在返回公司的途中,同事竟問我有關他剛才在銀行填寫的那份問卷,「它是否真的有助於銀行了解客戶對投資產品的需要呢?」同事所提到的「問卷」,就是指金管局在雷曼迷債風波後,強制要求銀行對投資客戶所執行的「風險評估問卷 (Risk Profile Questionnaire)」。

同事既然這樣一問,我相信他亦自然心存疑惑,於是我便帶點幽默地回答他:「假若單靠簡簡單單的二十多條問題,就可推算出你的投資要求和風險取向,那豈不是比甚麼鐵板神算、紫微斗數還要神效。」同事聽後無奈一笑!

為了更有力說明「問卷」的「效力」,我再向同事列舉了一些問券中的謬誤:

最長的投資年期

問券有問及「以你現時定下的財務目標,最長的投資年期是多少?」但為甚麼銀行祇關心你可接受的最長投資年期呢?所有投資都是本於追求回報,因為回報利潤可提升(或保持)你的財富價值,從而有助你達成將來不同的人生目標。在數十年的人生歷程中,一般人都會希望在不同的階段達成不同的目標,例如進修、置業、結婚、生兒育女、退休等。投資組合分配和風險承擔能力,也理應須要因應個別具時間性的目標而作出調校。試問祇著眼「最長的投資年期」,銀行又如何能提供最佳的投資推介呀!

可承受的最高風險

要先掌握投資者的「風險承受度 (risk tolerance)」,才可以作出合適的投資理財建議,這一出發點我是絕對明白的。但問卷中為風險承受度所設計的問題,不時也有眼高手低的情況出現。典型例子如下:

***
「投資涉及風險,閣下的資產價值可升亦可跌。閣下能接受的波幅承受能力是:
a) 潛在回報 15%,潛在損失 -15%
b) 潛在回報 10%,潛在損失 -8%
c) 潛在回報 5%,潛在損失 -3%
d) 潛在回報 3%,潛在損失 0%」

***

在這問題中,有一個對回報和風險計算都極為重要的系數是被遺漏了,那就是相關情況所發生的「機率」。沒有考慮機率,就不能計算出各投資式目期望值和潛在風險來作比較。還有就是,選項(d)所提到的「冇風險回報 (risk free return)」其實亦起了指標作用 (benchmark effect),從此影響到你的風險選擇。試問如果上述的「冇風險回報」由3%下調往0.5%,你會否覺得投資項目(c)會更為吸計?但如果它上調到4.5%,情況又會否不再一樣呢?

市場情況的忽略

恒指萬八點跟三萬點,那個時候較適合採取積極型的投資呢?最簡單的道理,當然是買入價越低,賺錢潛力越高吧。但事實上,在市況低迷的氣氛下,投資者大都視風險如洪水猛獸,而在風險評估問卷所出來的風險承受度也會偏低。相反地,當股市暢旺時,大家的心理就變樂觀了,而風臉承受度的測試結果亦會變得進取。市況低迷時相對保守,股巿高企時相對積極,這大抵就是「風險評估問卷」所要面對的失天缺陷。

最後,我還向同事發表了我對「風險評估問卷」的愚見。我不相信那粗枝大葉的問卷會有助於銀行客戶或投資者得到任何度身訂造的投資推介。相反,我會認為問卷的結果其實是用來保護銀行銷售投資產品的「護身符」而已!